ATYC

莺丸祝你莺太刀祭快乐www

有到了一年两度的莺太刀祭了呢……

莺丸快乐wwwwww

三月那次就说是要码个文祝贺结果现在都在咸鱼………

文笔又不好又没脑洞怪我咯?

嗯……关于莺太刀祭的缘由记不清了sad……隐隐约约记得似乎是小笠原在失去莺丸后仍在举办的一个庆祝祭典,原来是3.15,新立的为4.13【好了我知道我记性不好x

反正…莺啾节日快乐!今年也要继续充满厨力w

【暗搓搓买个粘土人吧x

对于刀剑乱舞国服霸屏现象【摊手】

看着爆火的刀剑乱舞我心中没有一丝波动甚至还想笑。
港真,我已经能够预料到会有一堆人吐槽诸如这什么烂游戏一点技术性都没有/这种只有点点点的游戏有什么好玩的/真不理解为什么这么火…这样的。
好吧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火啊,从我好几个月前开始玩的时候它就已经火的不像样了【摊手】
我喜欢它有一部分是因为脑补手书mmd太太同人,都是历史梗怎么脑补怎么爽,自己把自己虐的心肝肺一起疼突然就有了肝的动力。
还有就是信仰,对莺丸的信仰对为了让大包平回来开回想的信仰。
虽然因为信仰力还是不够没肝到大包平【摊手】
不过说真心话这游戏真没啥好玩的,没有技术性没有娱乐性什么都没有,全凭婶婶们强大的肝啊。
玩舰娘的大兄弟应该会有同感吧?
所以要“玩”游戏的千万不要入啊,超无聊的别入别入,免得又出来吐槽,这就不是你们要的游戏啊大兄弟。
大概就说这么多抒发一下感情,别过几天一堆喊失望的我看着烦【摊手】

【刀剑乱腐】【一期三日】夜空中的新月(上)

注:
文笔小学生烂到无极限x
讲不清故事且内容与标题无关x
把握不准人物性格严重ooc
自嗨模式启动w
不经考究x
下一篇遥遥无期x
十分短小x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x
可能有鸟组现身,不过不明显到我不说没人知道x
以上都能接受者就看下去吧x
不喜求轻喷qwq
--------------------------------------------
谁?你…到底是谁?

面前的人张张嘴,但他却什么话也听不见了。

一期猛的醒来过来,如同溺水一般大口喘着粗气。

“一期你还好吧?”一旁的鹤丸听到他的动静,担心的问。

哎?什么有事没事?一期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看向他。

“昨天出阵完回来你不是在手入中突然晕倒了嘛。”鹤丸摊手解释道。

啊对了,自己似乎确实因为太疼太累了所以昏了过去。一期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慢慢恢复了昨日的记忆。

不出意料,身上的一道伤口都没有了。

还有就是…梦到的那片安宁的蓝和其中若隐若现的人影…是那个人吗?

那个人是一期获得人身后经常梦到的人,而且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是个真实存在的。只是…因为那场火一切都记不得了。不过应该是他很在意的人…不对,应该是刀吧。

然而记忆和推测只能帮他到这了,再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是这回做的梦好像意外清晰,清晰到连“他”整个人都几乎能看清了。只可惜这个梦的内容随着一期的清醒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直到现在一期已经完全记不清自己梦见了什么,只记得那片深邃的蓝色。

“醒来了?”一个温存的声音响在一期的耳边,一期赶忙回头,入眼的是一张美丽又有些熟悉的脸。

熟悉?一期眨眨眼,自己可是从没见过他。但是…

正当一期还神游天外时被鹤丸一下子打断了,只见鹤丸怪笑着拍拍他道:“怎么,太漂亮看呆了?”

“鹤丸殿,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一期的耳尖一下变红,急忙为自己辩白。

哈哈哈。

立在门口的话题主角突然没忍住笑了起来。

这下搞的一期更尴尬了,感觉自己都快烧了。

“好了不玩了,我也手入完了要继续挑战如何才能吓到莺了。”鹤丸搓搓手走了出去“三日月你和他正式认识下吧,估计昨天他也没记住你。”

等等啊!

一期眼看着自己就要和这个美人独处一室,急忙拦住鹤丸,可惜他动作太慢连鹤丸一根羽都没抓到。

那个美人看他这样只是耸耸肩,径直走了过来坐在了他身旁。

“ 我叫做三日月宗近。是天下五剑之一,被称为最美。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已经是个老头子了呢。哈哈哈。”目前的人…不对应该说是三日月大人爽朗的笑了笑,接着说了下去:“我是昨天晚上你们出阵带回来的,当时也做自我介绍了不过你似乎忘了。”

这样啊…难怪自己觉得眼熟呢,还以为是那个人呢。一期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失望。

因为目前这个三日月大人不是自己那个重要的人?

一期摇摇头把这个危险的想法赶出脑外。

“一期你真的不记得我说的那些话了?”三日月没头没脑的突然来了一句。

“不记得了,怎么了吗?”一期满脸疑惑:“您昨晚上说了什么重要的话吗?”

“不,没有。就是晚上出了点丑怕人看到,哈哈哈哈。”三日月大人又如爽朗的笑了起来,只是眉宇间多了些落寞。

错觉吧。

正欲说些什么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嬉闹,一期站起来打开门,外面的短刀们便一下子扑了上来。

被弟弟们拥簇着的一期朝三日月抱歉的看去,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三日月倒也不在意,走过去摸了摸五虎退的头:“很好啊,现在有这么多弟弟陪你。”

“嗯?啊谢谢,确实很开心呢。”虽然隐约察觉到这话那里不对,但一期却忙于被弟弟们拉去做内番完全没空想这些。

…………

好累…但是在本丸的日子很充实。

一期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模糊的月亮。

先是被安排做当番,没有想到的是莺丸殿居然是个偷懒狂魔。为了少干点编了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好半天自己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被鹤丸殿笑了一下午。

做完了就出阵了,只不过什么也没带回倒是伤了一身。刚才手入完毕。

只不过闲下来以后,对“他”就越来越在意,还老是和三日月大人叠合。

虽然不大可能,但如果是的话也没可能。

真的是过去十分重要的人,可就是怎么也记不起来。

对了,审神者统知历史,她应该是知道的吧。

想到这里,一期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审神者门前,礼貌的敲敲门。

“谁啊都这么晚了……哎?一期?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是长谷部呢。”审神者打开门,看见是几乎不怎么来找她的一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是短刀出什么事了吗?”

“抱歉,大晚上的打扰了。”一期一脸歉意:“这样的,我不是曾经被一场大火……所以我之前的事全忘了。我想了解一下我之前,发生的一些事。还有…”一期捏紧手心。

“我之前,是不是跟某一个付丧神,有过什么接触?”

这个啊。审神者大概知道一期的来意了,是来找她问失去的记忆的啊。

“历史的事情可是不能随便告诉你们的呢。这是政府的规定。”

果然如此吗。一期心里沉了沉,退后一步打算说出告退时,审神者却叫住了他。

“不过虽然不能直接间接告诉,但提示总是可以的吧。”

“这么说吧,你要找的人我知道认识,而且他就在这个本丸里。”

一期惊异的抬起头。

TBC.
我写了点什么垃圾【捂脸】

【刀剑乱舞】【鹤莺】辛苦养大的莺让鹤拱了

注#
第一次发文还请多多关照x
女审神者第一视角x
文笔小学生烂到无极限x
讲不清故事且与标题无关x
勉强欢乐向?
非三角恋x
人物严重ooc
晚上突然的脑洞产物十分短小x
以上都能接受者就看下去吧x
不喜求轻喷qwq
--------------------------------------------
没错就这样,我春天的赞歌,我未来的希望,我心心相念的莺。

被别的鸟拱了

好吧我知道拱这个字眼用在他那里并不恰当,毕竟对方银发金眸浑身雪白,艳丽多姿帅气英俊,静如公主的骑士动如邪魅的校草,专业舞见战场老手。

还有那个各方面不管是名字种族现在的状态经历的年岁都出奇契合于他的莺。

不管那一处我都输的彻彻底底淋漓尽致。

除了性别…不过这什么用也起不上。

当然追求人的速度和效率也理所应当的不能比。
对的就是在我还沉溺于少女的浪漫情怀和未来美好遐想时那人已经出手并成功夺得了对方的心。


其实他刚来时我就觉得那有些不对了。

但因为难得锻到四花正和次郎仰天长笑壮怀激烈的我完全没有在意。

而当我缓了老几个月终于打算出手时他们已经腻歪的令人没眼看了。

我的本丸四季更替如常,该冬天决不换夏天。

也因此保持了鸟儿们的正常发育和周期的循环。
所以到了春天莺飞鹤舞到处粉红时,那两个鸟儿也自然的不能再自然的整天呆一起。

今天我吓你一下明天你逗我一下的好不快活。

完全忘了身为他们主上大人的我的感受。

并没有告白过却相处的像对老夫老妻。

这下可好,吓人时多了抹绿翘番时多了点白。

整个本丸被整的那叫个乌烟瘴气。

鸟们还一脸无辜夫唱妇和。

多年养的莺被鹤拱了。

我经常狠狠的想,我这是在给别的鸟养媳妇啊。


算你们狠。

我一出门就看见了腻在一起的两鸟。

今天什么倒霉日子。我唾了口。

不过…仔细一看…

啊对了,我大前天让二队去远征了,莺丸也在里面来着。

我有些恍惚的想。

昨天批公文批太晚累的没回房就睡了,正好大厅一出门右拐就是手入室。

我站在原地看着刚醒来的鹤担心的将手放在莺的额头上,放心的呼出口气后忙认真的把绷带什么乱七八糟我也看不大清的东西去了,小心翼翼的撩起莺丸发帘轻吻了一下,然后舒服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琢磨着等莺丸醒后要怎么吓他。

椅子靠墙边的角落里放着莺丸染血的出阵服,而躺在床上的莺丸则穿着一身红色内番服,滴血不沾干干净净。

莺丸多会儿回来的呢?应该是很晚了吧,那时估计自己正迷迷糊糊的,听见长谷部说话也没反应过来。

鹤丸呢?等到那么晚了还要帮忙亲自手入,所有都办完还就趴在床沿睡下了?

这真的是…

我苦笑着摇摇头,蹑手蹑脚的走回客厅深处办公桌中不打算惊扰待会儿醒来的莺丸和兴奋的鹤丸了。

其实…让他拱了…也是可以接受的呢

我靠在椅背上望着房顶,一种女儿嫁给了好人家的惆怅和若失若离涌上心头。

那就…诚心诚意的祝愿你们幸福吧。

外面传来了清脆的鸟鸣声。
--------------------------------------------
估计也没几个人看就自己写给自己玩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