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YC

【肖根】虚幻

*不知道是啥的短打,只是一时兴起,随便看看就好。

----------------------------

她是这小小的、平静的林子里唯一的赤狐。

她火红色大尾巴像刚烘焙而出的膨胀的、松软的松饼,顶上洒满了厚厚的、洁白的糖霜;而这甜香的糕点在午后烈阳的照耀下会再于表层增添一层金棕的肉桂粉,呈出根根分明的纤细毛发;她挺立的大耳朵则是扑了可可粉的覆盆子白巧慕斯,棉滑柔腻,只是右边的耳根在人类的一次狩猎中被伤及,自此留下了永久的后遗症:听力不清且常常不自觉耸动。

——当然,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赤狐从未觉得这有什么,她依然能够凭借自己的智慧(她从不用狡猾这个词)捕获到各式不菲的猎物。至于不停耸动这点,赤狐只把它当做吸引那大型猫科动物的好用工具。是真的很好用,对于总是抵挡不了本性的大猫们来讲。

这里大猫所指的当然是那入驻这野外大家庭时间尚短的雌性黑豹,她同另一只黑色公豹有着相似的经历:被人类饲养,被人类背叛,在寻不到另外出路时选择回归最淳朴的大自然。

也就是说,来到这里,来到这个鲜有人烟的荒僻之地。

虽说人类饲养她的主要目的是为更有效地捕获猎物,但向来对颜表之物过分在意的他们也对这个与同类比起来稍显娇小的豹在外貌方面做了仔细打理。所以我们就有了现在皮毛黑泽发亮,如最昂贵的黑丝绒般能够在阳光下会反射出细腻的光的黑豹。

赤狐真是爱死黑豹那奢华的毛发了,还有她线条流畅清晰的肌肉。黑豹那蕴含强大能量和爆发力的前肢,会轻易带动起曲线完美恍若艺术品的肩胛骨,当她闲散地漫步时,就可以明显出看到那蝴蝶似的骨头上下起伏,黑亮的表皮被带出优雅的弧度。

这是赤狐只能够在她身上看到的美。虽说林里仍有别的黑豹存在,那只公豹,但赤狐对他完全没有像对她一样的热衷,可能是因为他总呆在麻雀身边惹人生厌吧——毕竟那严肃认真的麻雀是赤狐目前唯一承认还带点脑子的动物了,赤狐喜欢和他一起交流思想。

于是我们的小赤狐就有了除找麻雀外每天固定的乐子:找黑豹。

虽说最开始因为一些小插曲(那狐狸试图杀死我这点可不是小插曲。黑豹总这么评论)两位的关系有些紧张,不过这之后赤狐为补救回来开始努力在她面前刷存在感,以致她们的关系也逐渐趋近缓和化,可这也直接导致了那狐狸的得寸进尺。

“Hey,sweetie.”

黑豹对着虚空翻了个白眼,从喉咙里低低地发出一声表示不爽的呼噜声。

可赤狐从不因这个而退缩,她只是兴致盎然地拖出了一只失血过多面临死亡的田鼠摆在黑豹的面前,带着势在必得的神情。

黑豹又起了翻白眼的冲动,可是谁会跟食物过不去呢?所以在不长的一段思想纠葛后,黑豹果断的选择了低下头狼吞虎咽。

这个期间赤狐保持着上半身的直立,微微颤抖的胡须和摆来摆去的大尾巴暴露了她从未试图掩饰过的情绪。她爱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会打扰到她,她唯一面临的问题只有过冬时总是稀缺的猎物,而就连这个也能够轻易地迎刃而解。

最重要的,她可以和黑豹愉快的待在一起,她们有着相仿的寿命,她们有着相似的口味,她们在这个小林子里没有任何威胁……

“We’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You’re gonna figure that out someday.”

赤狐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可出乎她意料,这次黑豹居然回了她一句,尽管因为正在咀嚼中所以发音模糊,可她还是听见了,清清楚楚。

“You’re saying maybe someday?”赤狐在惊喜中欢快的发问。

“Yeah,sure... ...”

-

Root.Maybe someday.

Shaw从那低矮的白色石块前站起,没有再看那串数字,然而就在她站起的那一刻,Shaw视野余角撇到了一团火红的影子,认真看时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起来的太猛了。Shaw面无表情地想,伫立在原地等待眼前杂点的散去。

毕竟,纽约已经没有狐狸了。

评论(1)

热度(8)